点着火柴的界界

七月十四①

先肝一篇   @四月一日大染子  来自叔叔的BE梗_(:3」∠)_




这是俞知秋在一分钟内的第三次回头看他。

看那个坐姿端正的人,那人手里捧着一本书,即使戴着眼镜俞知秋也看不清那本书的名字,但他知道那绝不会是什么无用的套路小说。

每当那人察觉到他的目光而抬起头向前看时,他又会急忙低下头,像是做了什么羞人的事一样。

也的确如此。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说过喜欢何黎这件事。

如他这般自卑的人,自卑到让人厌恶的地步的人……又怎么开口。

被父母所厌恶,从来没正眼看过他,连余光的施舍都少有,即便用尽全力做到最好又如何,世上总有人会超过自己的。

就像那时横空出现的何黎,那个轻而易举就把自己用尽全力才争取到的第一拿走的人,那样耀眼,连向他挑战的勇气都丧失了。

还记得他来了以后成绩第一次排行出来以后,他投来的挑衅的目光,甚至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

俞知秋仅和那道目光轻擦了一下就觉得再也站不起来了。因为那不只是何黎一个人给的压力,还有来自周围人的嘲讽。

是的,哪怕他曾经是那个最优秀的人,也没有人愿意亲近他,他已经自卑到把自己封闭起来了。而现在那个各方面的超越自己的何黎到来以后,更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落败的失败者了,注意到也是因为徒然增加了一个笑话罢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俞知秋的所有注意都被他夺走了,大概是无法忽略掉唯一一个在自己之上的人吧。

——

放学的铃声刚响起,这些浮躁的学子就匆匆向外跑去,何黎将目光从书本里收回来,抬头看那些迫不及待要冲出教室的同学们透露出一丝鄙夷。

一个男生在经过何黎的课桌时,衣角带着一本书掉落到地上,而那人并没有停下捡起的意思。在那男生身后的俞知秋刚打算弯腰捡起那本书时,坐在凳子上的何黎先一步将书捡起并拍了拍书面上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灰尘。

他用余光瞥了一眼俞知秋,含蓄地表达自己的嫌弃,俞知秋看了他好一会儿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向门口走去。教室里仅剩何黎一个人。

俞知秋不知道的是,当他的目光不在停留在何黎身上且背对着他时,何黎是目送着他走出教室的,眼里也不是他平时常露出的鄙夷和嫌弃。

俞知秋总会无意识避开所有人的肢体接触,除了何黎。但奈何他也是这般且“没有除了俞知秋”这种条件的存在。

“大概是因为现在是夏天吧。”毕竟基本上没有人喜欢和不亲近的人在夏天这种炎热的天气下和黏腻的皮肤相接触。

何黎对俞知秋的厌恶不难察觉,但那又如何?俞知秋本身就不会觉得有人会喜欢自己,无论什么他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使自己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可以坦然接受。

他感到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了,就连曾经对自己赞不绝口的老师也不再注意到自己了,每天都能听到他们是如何用那些曾经用来赞扬自己的话去赞扬何黎的。俞知秋为自己此刻心里觉得那些是理所当然的念头感到可怜。

——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无知无觉,感觉就是一大块行尸走肉。

俞知秋走在被树荫覆盖的校道上,听见不远处传来嬉笑的声音,然后他看见了被秀丽少女们簇拥着的何黎。

他们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没有在他身上停留一秒钟,连同学间的问候都没有。反正他也从来不在意这些。

休息日的午后,他站在一颗大树下,那是这所学校年龄最大的一颗小叶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打在地面上。

初秋的温度还是比较高的,也没有什么风,但俞知秋却感觉不到这气温似的,站在原地一直没有离开。

察觉到有人的到来,他转过身,看到一脸神色复杂的何黎。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打声招呼的时候,一股轻微的暖风抚过,带落了零散的几片染上秋色的叶子。

他突然想起了,他是说过的,说过喜欢何黎这件事。还是对何黎本人说的,相当于表白。但被拒绝了,他想,何黎一定觉得自己很恶心吧。

然后……然后呢?

然后第二天他向何黎表白的事几乎全校的都知道了。

当时有一个女生,那是何黎的追求者之一,忘记拿东西折返回教室听到的。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羞辱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的机会,于是就把这件事宣扬了出去。

一夜之间,他成为了大家愚弄玩笑的对象。

后来也不知怎么就传到老师和父母的耳朵里。

当晚自己父母的辱骂和殴打都历历在目,没有人再需要自己了,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人需要过自己。那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呼啸的风声以及逐渐模糊的视野,这是他最后的所见所闻。

一片叶子从俞知秋的手臂穿过,飘落在何黎的跟前。

他们都表现得太过平静。

突然,俞知秋露出释然的笑容,也不去理会自己逐渐消散的身体。

“何黎,秋天来了。”

——END——

写给作为理科生且日渐颓废的自己

荒诞无度尚几年,恰如落花浸流水,青春年华无再还。
颓然不觉渐流逝,似饮浓酒不复醒,冷露惊扰梦无痕。

终日贪食浪玩。
考试卷至惨象。
分数且尽失。
如今转科难办。
罢了,罢了。
误失错机费时。

盛夏烈日夜渐暖。
音入耳畔,窗外声声响。
引人心燥急更切。
踏入泥沼不自知。
世道难行多曲径。
已忘初衷,浑噩似暮雨。
此番败景非我愿。
苦果自食改则晚。

表白羡羡♡

闻君身已死,魂魄招不归。
世可纳天下,唯独不容你。
论诉声渐高,唯恐音入耳。
曲折无人知,是非诉不清。
追忆过往昔,曾记有一曲。
走我阳关道,直至天昏黑。
夜幕笼明眸,愿能伴身侧。
但提灯一盏,缓步同君行。

百字令


如注
目中雾
眼前白兔
故人难觅处
负避尘万里路
忆回云深求学时
藏书楼阁提笔着墨
画中人妙花巧戴鬓首
薄纸一张却是自己眉目
才顿时醒悟倾心予故
夜深清响碎落酒盏
惊醒醉于梦中人
若有何时归来
定不再放手
护其一生
相厮守
承诺

Dark Blue

冬天里的一个偶然,奥德里奇在回家常走的偏僻的小巷转角处看见发现了那个酒吧,从外面看上去并不大,走进去发现很宽敞,本以为这个坐落在寂静街角的酒吧会很少有客人,然而里面却有不少人。

像着了魔一样,从那以后,这间名叫“Dark Blue”的酒吧成了他每天必去的地方。

本还在想着要不要进去的奥德里奇已经伸出了手握住了门把手,酒吧入口很小,有着一扇被油漆刷成棕黑色的门,外面没有标牌,只有一个写着正在营业中的牌子,牌子做工很漂亮。

门内走道很窄两个人并排只能依偎着走进去。未走到尽头可以看见一个螺旋型的楼梯,阶梯是黑色的大理石,楼梯扶手被雕刻成复古的兰花浮雕,洋溢着一股古典气息。

大概也就十几节楼梯就到了,可以看见上面闪烁着深蓝灯光的店名牌。里面光线很暗,头顶的吊灯发出微弱的橙黄色灯光,就像是清晨出现的第一缕阳光。整个酒吧笼罩的是暖色,即使是在根特这种冬季会下着雪的城市也能给人带来暖意。

他找了张靠近吧台的桌子,拉开椅子坐下,也可以说是类似小沙发的凳子,靠背和坐板是厚厚的深灰色毛绒垫子,坐下去很软很舒适。

长相清秀的服务员为他拿来了菜单,用带有英式口音的流畅英文询问他的需要。他不紧不慢的翻看封面是黑色皮质且有烫金花体“Dark Blue”的菜单,里面则是有浮雕感的牛皮纸,每个食品也都被花体英文标注着名称。

他没有点任何一种有着优雅名字的酒类饮品,而只是要了一杯芒果汁,这是他比较钟爱的果汁类饮品。来到酒吧没有点调酒不少见,但是奥德里奇并非喝不了酒,只是这样的一个夜晚还没遇到能让他微醉的人。

由于光线的问题,他看不清那些客人们的脸,至少绝对不是那些闲杂的无业游民。他们没有像其他酒吧里那样大呼小叫,而是以平常的声音交谈着,似乎很是轻松。舞池中央几对年轻男女在忘我的随着节奏轻轻摇摆。

可能是因为这没有吵闹的电音舞曲,而是放着有节奏感的抒情慢摇。这里的一切带来的温暖感让奥德里奇很快放松下来,缓解了他工作带来的紧绷感。

很快,服务员把他点的芒果汁端了上来,漂亮的绿色吸管给了这单调的饮品带来了装饰性,透明的玻璃杯子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还浮着几块正方形的冰。奥德里奇没有追究为什么要在这么寒冷的冬天还要在饮品里加冰,毕竟店名已经诠释了一切。

可这却又与布景不相符。

习惯性吸了一大口,结果就是冻着了他的口腔和牙齿。他放下杯子,开始仔细打量着这里。

一旁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书架,上面是摆放整齐的书籍,最顶上的那层放着一盆吊兰,方形圆角的花盆是打磨的很光滑的深灰色大理石,长长的藤蔓上墨绿色的叶子很葱茏,一直垂到了最后一排书架。

在他座位的旁边,是一个装满唱片的黑色架子。他站起身去拨弄那些碟片,他知道这些唱片可以购买。在旁边的圆形玻璃桌子上他发现了唱片机,碟片在缓慢的转动着。在根特这个以科技为主要发展的城市,竟然还有这么复古的设计,无疑不是一种情调。

至少奥德里奇对这里的一切无可挑剔。

吧台很干净,后面悬挂的高脚杯也被摆放得很整齐,老板一定是个有严重强迫症的人,奥德里奇这么想着。

随后他把目光转向吧台里正在擦洗杯子的调酒师,很年轻和应该自己差不多大,有着一头和自己发色一样的银白色及腰长发,上面被剪成了略短的碎发,只留下后面的长发随意的绑了个低马尾。修身的酒保服把他的身材勾勒得很美好。

也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年轻的调酒师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目光,明明是在光线这么暗淡的酒吧,他还是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双明亮的海蓝色眸子,他的思想被这双眼睛吸引了进去,是的,深邃且明亮的海蓝色眼睛。

Dark Blue,宁谧的深蓝。

奥德里奇似乎明白了这间酒吧名字的深意。

他不是那种喜欢遮遮掩掩的人,被对方发现了,他就更加放肆的打量起这个人。

不难看出他有着一张很漂亮的脸,清秀的外貌暴露了他的年龄并不大,眉宇间表现出却是成年男人的坚定。有些淡淡粉色的薄唇很是诱人。只是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慢慢变得锋利起来的眼神让他显得难以接近。

绕耳的抒情慢摇,暗淡的光线以及此刻仿佛都洒向那个年轻调酒师的橙黄色灯光,就像在纸醉金迷的地方遇到了能让自己动心的人。

这就是Dark Blue的诱惑,也是这叫酒吧的吸引力,把气氛渲染得如此暧昧。

奥德里奇感到有些眩晕,也许他沉沦了。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要快些走了,不然我真的会醉倒在这儿的,他想。

他站起来,在旁边的唱片架子上挑了两张一个有名小提琴音乐家的碟子结了账走出了这个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酒吧。

走出了Dark Blue,就像从梦中醒来又回到现实中一样。

那晚,他躺在床上彻夜未眠。

闭上眼睛,黑暗中他就会看见那宁谧的深蓝。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TBC——

最近打算填这个DNF au的陈年老坑,其实我只是单纯的想写这个酒吧而已_(:3」∠)_我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更

雨中花令·十三年

静室门前白兔,浅眸迷失何处。

辗转反侧梦惊醒,冷檀掩酒香。

起身抚琴复几年?

何时归,在否安否。

枇杷抹额天子笑,执手尽许你。

双杰梦

双杰梦,故人许。
初夏薄雨坠荷塘,涟漪漫漫伴荷香。
不觉遥想少年事,默对空席藕汤凉。
旧景不再尽意难。
抬手欲摘水中月,清流于掌瞬流失。
杯中佳酿唯自饮,只叹独享非那人。
双杰梦,入心藏。

丰神俊朗,浅笑依然,举杯对饮,世间炎凉。

曲折谁知,郁结何然,黑衣横笛,独道自闯。

曾记荷塘,莲花九瓣,物是人非,不得善终。

有心无害,神色失常,与人相异,但遭祸殃。

众矢之的,悬崖后方,浓墨一身,安然受之。

不夜天城,大杀四方,穷途末路,花明柳暗。

白衣飘带,纤尘不沾,过往云烟,抛掷九霄。

稀薄灵力,御剑携人,后果不顾,执护其人。

十指相握,余温相依,耳旁低语,不闻问语。

翻琴在手,弹指抚琴,琴音泠泠,耀眼蓝芒。

偏执成狂,宁舍己身,戒鞭附背,此生不忘。

三年转逝,初始尽改,问其所在,身死魂消。

寻无可寻,觅无可觅。杳无音讯,唯思追也。

轻触七弦,问灵一曲,盼君安在,望君归来。

孤身只影,十三年过,哀叹只道,情深缘浅。

日久积善,逢乱必出,终是不负,大梵山处。

竹笛一管,薄唇微启,无名之曲,尽收耳中。

往日思念,如涛如浪,紧扣腕间,意决不放。

明媚笑颜,宛若当年,口中戏言,如初不减。

眸存温情,陈诉我情,了却无羡,如此甚好。